“明月几时圆‧可赞有争议” –美国《国际日报》的评介

 

陈耀圻运用镜头清冷唯美
不直接操纵观众情绪充满思考空间

 

 

【本报记者刘玲特稿】「明月几时圆」成为「中华电影展」中较引起争议的一部子片子,它的慢节奏,它的空镜头,它的许多拉背镜头,它的无限大草原中,无限小的二个点,以及它的剧情,有可议之处,也有可赞之处。
学院派的陈耀圻在洛杉矶告诉朋友,现在这个年龄拍片子,一定要「放纵一下」,看来,陈耀圻的这份「放纵」,也许就是按照自己的个性,按照自己的方式,拍一部很像自己的片子。「而明月几时圆」,就是一部有点「复古」,给人思考空间很长,冷冷静静的片子,更由于原作者是华严,为忠于原作,陈耀圻把华严的片子拍得很华严,事实上,也很陈耀圻,一个家世良好,名牧师的孙儿。


如果看过早年的「大地」、「乱世佳人」、「天涯何处无芳草」以及「日正当年」,长而远的镜头中,只有人物在动作,不转镜、不换镜,所如图画一般钉在墙上,更令人感受到沉沉的哀伤,戏,不一定在人物身上,而在人物周围的环境气氛中,无声,更胜有声。陈耀圻的明月几时圆,在运用镜头上,是唯美、清冷的,也是有某种抽象稳喻,要用「心」看,才能体会。谬騫人的戏十分内敛,尤其在丈夫坦白已有一私生子之后,她压抑内心的愤怒却一脸平静的样子,只有泪水往肚中吞的女人才能起共鸣,终於,在洗手间砸了花瓶。
而四个女人同坐一张长沙发,面对镜头谈话,犹如舞台上的大平面。而不用三面桌,殊为奇特,不过,这也似乎抽象了四个女人在同一种命运中,狭窄,拥挤地喘息,陈耀圻没有浪费任何镜头,他给了观眾思考空间,不直接操纵观眾情绪,同样这个画面,有人焦燥,有人不耐,有人思索。
当小孩得知可以与生父同住,终於忍不住掉泪,却贴依著一片灰墙跌出镜头外,镜头并不跟随,留下这片空墙与小孩的轻泣声,淡淡地,也激烈地表达了要说的亲情与父子连心,陈耀圻的用心良苦。出现三次之多的一个镜头是一扇窗看出去的远景,一座正在修筑的大楼在一堆大楼中,镜头不动,只有电梯在缓缓昇,鍰鍰降,代表什麼呢?人生的起浮吧!比起俗套的潮来潮去,更有啟示作用。
看「明月几时圆」,会暂忘正常的剧情发展,唯有在每个空白中思索求解。而最令女性观眾费解的,為什麼马景涛的出现是那麼短暂,而又没能如「预期」地发生什麼,难道中国女性是这麼不敢「出轨」?任由男性「自由「外遇」?或者,马景涛也过于文言了?不像在说话,像背书,不吸引她?」
一部令人思索的片子,应该是值得看的片子,明月几时圆,就符合了这种条件,何况,陈耀圻「尊重大家的感受」。

–来自美国《国际日报》1993年9月14日

此条目发表在 相关论述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评论功能已关闭。